新葡京官网:首页 >> 乾隆皇帝 >> 第八章 夫妻絮语论功说名 棠儿兴起理财立规

第八章 夫妻絮语论功说名 棠儿兴起理财立规

时间:2019/1/9 16:13:43  点击:110 次
  岳钟麒的故事已经讲完,傅恒还浸沉在那惨烈不堪回首的往事之中,双手抱着已经凉透了的茶碗凝视着屋角沉吟。许久许久,他才惊醒过来,自失地一笑,说道:“太惊心动魄了!后来呢?”“后来的事六爷都知道了,”岳钟麒起身为傅恒续了一杯热茶,叹道,“后来就是和通泊一战失利,我被剥去爵位官职到京听勘,再也没有回四川。我为主将,丧师辱国劳民伤财罪无可逭。主上不处死我,已经是天大的恩惠,本不应再有非分之想。我只是想,如今毕竟年事不高,还该再为主子出一把子气力,能够稍赎前愆,不至于终身遗恨,六爷乃当今天子近臣,若能将我这一点心思禀奏主子,岳某就不枉了今天促膝交谈的一番苦心了!”说罢便打了一揖。

  “你想重新带兵,出征大小金川?”傅恒怔了一下问道。

  岳钟麒苦笑了一下,“能做大军一个幕僚,略尽绵薄之力,于愿已足!”

  傅恒听得怦然心动。庆复在上下瞻对冒功昧败的事,虽然没有坐实,但看他不敢撤兵的作为,班滚未死的消息也就八九不离十是真的了。讷亲这几日难保也想以军机大臣的身份领兵金川,立功于疆场!这份差使和黑查山之役相比,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如果自己能把这差使弄到手,请这位老将随军参议,那还不是十拿十稳的大功一件!他想着,兴奋得竟不自禁跃起身来,猛地又寻思,万一讷亲也这么想,可怎么好?因见岳钟麒用诧异的目光看自己,忙定住了神,说道:“你不要尽往窄处想,当今英明,怎会将你大材小用?我在主子跟前侍候,有什么不知道的?主子心中还是器重你的。张广泗在苗疆新胜,甚得主子宠信,无论将来主帅是谁,总还得倚重张广泗。张广泗这人我有过交往,只要不肯当他的奴才,谁也与他合不来。你急于出去,在他们那里当个僚属,那才叫祸不可测呢!东美,今晚你若不倾出这些肺腑之言,我也不会这样交心。大小金川之役打下来,主上还要效法圣祖亲征天山呢!出兵放马的机会多得很!我傅恒不是小人,到时候一定替你说公道,不会叫你一直受冤屈……”说话间隐隐听得拱辰台方向传来三声沉闷的午炮,傅恒掏出怀中金表看了看,笑道:“今儿晚了,明日一早我还要面圣。你有空也到我府里走动走动。再过三天,我的儿子就满百日,要办汤饼会,你就是我要请的头一个客人了——回头补帖子给你,好么?”

  “六爷这话叫我感动。”岳钟麒见他起身告辞,也忙起身笑道:“六爷文武兼备,天姿聪颖,别说黑查山一战打得漂亮,就是没有这一仗,也令人佩服。您在江南钦差任上整顿军政的条陈,我都拜读了。您是堂堂国戚,我若没来由地老往府上跑,岂不令人疑心?凡事都讲个缘分,如今缘分到了,自然又当别论。令公子佳辰,我一定要去的!”

  傅恒见院中十分萧条,笑道,“你在京竟然没带个女人在身边侍候!明儿从我府里挑几个送过来。”岳钟麒摇头笑道:“六爷千万别这么做!我还是个带罪之身嘛!家里女眷都留在成都老宅里照顾我母亲了。我身边的这些人都是跟了我几十年的老亲兵,轮流着来侍候我的,诸事都照料得来——”他指着在门口一个挑灯仁立的老军叹道,“你看,他不起眼呢!他可是赏着二品顶戴的参将呢!”说着,已送傅恒出了大门。傅恒在昏黄的灯影下向岳钟麒一揖,说道:“与君一夕语,胜读十年书。改日再会!”

  岳钟麒在阶下看着渐渐远去的车轿灯火,一时感念傅恒身居高位不骄不矜,又羡他少年得意,不足三十岁便入阁拜相,又期盼他能在呈帝跟前替自己说项,早日从这半囚半禁的环境里解脱出来,一时又担心人言可畏,说自己巴结这位正牌子“国舅”,走傍门左道……一时竟胡思乱想,没完没了。

  傅恒回到府中已交丑时初刻。门政上小王头在府前背着手踱来踱去,见大轿落下,忙几步颠过来替傅恒掀轿帘子,扶着傅恒出轿,笑着埋怨道:“我的老爷,这早晚才回来!方才我老爹又把我叫进去,训斥了一顿。”傅恒见合府人都没睡,便问:“有谁来过么,怎么都个睡呢?”

  “戌正时分讷亲大人来过,”小王头边走边说,“他没说什么事,奴才们自然也不敢问。养心殿里的王义公公吃过晚饭照例送来了皇上批过的奏章,奴才放在老爷的书房里。倒是留着王公公说了几句话,说万岁爷不知为什么事不高兴,还说今儿皇上接见了个高鼻子、蓝眼睛、黄头发的西洋人。还有,勒老爷勒敏也来拜,说曹雪芹曹相公从南边回来,送来了几章新写的《石头记》,用红绸子包着,珍重得不得了,奴才接了也放在爷的书房里,其余还有十几家至亲,大后日就是我们小少爷抓周儿的好日子,他们来送礼,因为少爷还没起名字,说等有了名字再补礼帖……”他略顿了一下,又道:“前半夜时分有几个偷睡懒觉的我也没在意,还是我们老爷子挨屋去查,抡着拐棍都打了起来。还说,我们至不济也不能叫张老相爷家人比了下去!”说着已到二门首,管家老王头精神矍铄,从里头迎了出来,傅恒对他笑道:“你七十岁的人了,也该早点歇息了。我看不必每个人都这么熬,分出一拨来白天睡觉夜间侍候就是了。”

  “是!”老王头却不似儿子多话,躬身应道,“明儿就照爷的吩咐办。”

  傅恒因听见上房里孩子呛奶的哭声,便走了进来。见几个奶妈子在摇床旁边忙活着换尿片子,傅恒才知道不但呛了奶,也尿了床,不禁一笑。夫人棠儿半躺在炕上假寐,见丈夫回来,偏身坐了起来,掠了掠鬓发,说道:“这早晚才回来?就是不体恤自家,也该想想别人,老相国也七十多岁的人了。当场出个差错,上上下下都不好看——那吊子上给老爷留的参汤端过来!不是我说你们,三四个奶妈子连个小娃儿也照料不好,真不知你们怎么当的差使!——孩子给我!”数落得几个仆妇红着脸一声不吭,讪讪地把孩子送给棠儿,忙着给傅恒倒洗脚水,端参汤。傅恒呷了一口参汤就放在一旁,笑道:“孩子嘛,哭两声打的什么紧?你如今也学会老婆婆舌头,絮叨起没个完!我今个是奉旨去了岳钟麒那里,安慰他一下顺便请教军事,听了一个十分动人的故事儿!”因见案上放着两个红布包儿,又问道:“这是谁送来的,什么东西?”

  “那大包儿是勒三爷带来的,里头有几章《红楼梦》。”棠儿抿嘴儿笑道,“勒敏去了一趟怡亲王府,弘皎王爷还没看,知道你喜爱这书,先紧着给你看,就送过来了。里头还有芳卿给孩子绣的荷包儿,还特意给你做了一双千层底的鞋!——你可要仔细爱惜着穿了!那小一包儿,是高恒从山东托人带来的,我没问,也懒得看,谁晓得什么东西!”

  傅恒听了一笑,高恒在棠儿跟前献殷勤,还是棠儿告诉他的,他拆开包儿看,却是二斤左右上好的阿胶,便推给棠儿道,“官不打送礼的,何况咱们和他还算亲戚?他没安好心,你心里防备点儿就是,先就自己失惊打怪地说三道四——阿胶还是好东西,既送来了就收住罢了。”棠儿道:“我不稀罕他的东西,好恶心人的样儿!既是好东西,你自收起来,如再出去带兵,说不定会遇着个比娟娟还好的,你们再卿卿我我花前月下亲热一番,这阿胶岂不更有用处?”说罢一啐,竟自用手帕拭泪。傅恒见四处无人,忙过来把她揽在怀里,抚着她头发轻声说道:“我就爱见的撒娇使小性儿的模样。我也知道你寂寞,像眼前这样亲近的机会都难得。这里头有个分说:我是满洲人,又是正宫娘娘的嫡亲弟弟。这个身份本来就容易招人说长道短,一个‘国舅爷’,差使办好了人家说你有内助,差使办砸了人家说你有内助还办不好差,横的竖的不成模样。何况我年纪轻轻就做了这么大的官。从古至今能有多少呢?自不努力,不是辜负了天恩祖德么?说句那个话,我要是天天陪着你,如今不过仍是个吃闲饭的散秩大臣国舅爷,那种日子很有意思么?”

  “罢罢去去!”棠儿不等他说完,用手指弹了一下傅恒的脸,“嗤”地一笑,“我是怪你忙得昏天黑地的,不要作践了自家身子骨儿。除了我,谁疼你呢?就像岳钟麒一个糟老头子,讲个故事就逗得你半夜不睡。你看人家张相爷,睡觉再少也有钟点儿。除了圣旨,谁也甭想惊动,每餐饭都有御厨御医合计着做药膳。还有讷亲,跟你一样的官,你看他闷葫芦儿似的,比你会养生呢!伙食月例一百二十两,还请个西洋郎中时时看脉……”

  她絮絮叨叨“埋怨”傅恒不会作养身子,傅恒只是搂着她眯着眼听,慢慢的,已是呼吸均匀微起鼾声,口中仍喃喃地应答,“我结实着哩……哪里一时就不中用了呢?有些留心不到的去处,你要多操点心……我还惦记着抄写雪芹的《红楼梦》……怡王府送过来,抄了赶紧还人家……”棠儿见他似睡不睡的,连这些小事都牵挂着,顺着他口气微笑道:“我省得,怡亲王吃了弘皙的亏,如今还没翻过身来。我小心侍候着呢!别说王爷,就是内务府一个笔帖式来咱府,烟茶赏钱也不敢短了人家的……你现在是相国,我也知道你的心思要当名相,家里大小事情只有帮你的,不能分你的心。曹雪芹家芳卿生头胎儿子,送了五十两花红,钱度上个月来,说又有了,还照上回的例发送……这芳卿也是的,别人挤破头地往咱这跑,她熟门熟路的,平常连个面也不来见……也许见你大贵之后太忙……其实我这人也不爱端架子摆夫人款儿的。前次讷亲来送贺礼,派了他个远房侄子,我隔帘子还和他说了几句话……”

  棠儿有一搭没一搭说话哄傅恒睡觉,听他不再应答,悄悄抽出身来,亲自点上息香,摸了摸炕,蹑脚儿走到廊下,吩咐烧火婆子:“老爷今晚不更衣,再稍热点,匀着续火,小心着点声响”。踅回身,给观音像上了三炷香,合十默祷了几句,返身回炕正要吹灯,却听傅恒问道:“讷亲从来不收礼也不送礼的,他近来过来得勤,是个什么意思?都说了些什么?”棠儿见他双目炯炯,倒觉好笑,笑道:“你吓我一跳,看看什么时辰了,还不赶紧迷糊一会儿?我没见讷亲。听你不在,人家就去了。他一个侄子除了说一车子好话,还能说别的?你也忒仔细了!”

  “不是这一说,”傅恒双手枕臂,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说道,“我心里本就有事,又错过了困头。你不晓得,讷亲这阵子热心带兵去大小金川平叛,怕我争这个差使……”

  “你还要争这差使?你已经是带过兵的人了,又打了胜仗,也该见好就收!怪不得上次几个川西县令来引见,你又是接见,又是留饭,我心里还觉得奇怪,督抚来了也没有这份热乎呀!你还请太医院的医生写什么防蛇咬、防蚊叮、避瘴的药方子……敢情是打算要当元帅领兵放马的了!”傅恒听她哂话连篇,连劝慰带讥讽,不禁一笑,刚说了句“真是女人见识——”棠儿接口便道:“女人见识只要对,该听的还要听。我看你是黑查山一仗打出了瘾了,忘了老三院七叔家的傅尔丹,那是多聪明的一个人,打了二十年的仗,最后败死在科布多!就是岳钟麒,算是我朝名将了,还不照样打败仗?你出兵打黑查山,有人说你用兵失误,朝廷要降处分,我还不怕!我就怕你丢了小命儿朝廷还要数落你个够!丢人现眼打家伙,有什么趣儿呢?你还指望着再有个女剑客手下留情,给你当内应,跟你在桃花林子里吊膀子……”

  傅恒先还笑着,慢慢脸上变了颜色,见外间熏笼旁几个丫头老婆子探头探脑,厉声道:“统统滚出去!”正欲发作,倏地又冷静了。棠儿和乾隆的暖昧关系他虽不知道,但皇后、皇太后都十分钟爱这位一品夫人,三天两头进宫说话打牌给两宫主子解闷儿,十分体面。若发作了她一来惹下人笑,二来她这性气,进宫流露出来,连皇上都知道了自己没有宰相度量。又缓缓改变了脸色,双手抚住棠儿肩头,温声说道:“你我一向恩爱,怎么犯起小性儿?我刚说了一句,你就砖头瓦块给我来了一车,叫人听着我们生分了似的。这不好,是吧棠儿?上回带你见衡臣夫人,老太大那份贤惠,待人不紧不慢那份温存,你回来还说人家这宰相内助当得不含糊,得学着点——怎么情急就忘了呢?”一语提醒了棠儿,她怔了一下便有点忸怩,小声道:“人家还不是为的你好,没良心的,倒埋怨我!你放着太平宰相不做,又要弄刀使枪的逞能,能叫人放心么?”“宰相与宰相也不一样。”博恒舒了一口气,说道,“张廷玉自入上书房,苦巴巴地干了四十多年,如今只是个伯爵。没有野战功勋,小心翼翼地办差,身后事也不过如此,宰相也断没有个世袭的。先帝前头大将军图海,一仗打下察哈尔,又一仗打下平凉城,授了个一等公爵,至今庙配世袭!你我就不说了,这辈子再不至吃什么苦头的,那是因为当今主子待见我们,你就敢保我们子子孙孙都得朝廷重用,皇上的恩宠?我这是为子孙种福田,栽大树嘛!如今我只是个子爵,这个子爵既不凭着我在江南办差,也不因在军机处掌印,还是因在黑查山战功挣的!凡有爵位的,私宅可以称宫。纪昀那个文痞指着我只是笑,说‘傅六爷的门额上写个什么“宫”,那才真叫出色!’我想了想也笑了。他说的无非是‘子宫’两个字罢了……”

  “先头一个刘墨林,后头一个纪晓岚,都是促狭鬼!”棠儿想到纪晌又高又胖的大块头,一张圆溜溜的黑眼睛,说话时闪烁诡诈的模样,不禁一笑,“再好的话叫他一嚼舌头就变了味儿,就这一条,文人里我还要赞扬雪芹,才华气质都是好样的,多么堂皇正派……”傅恒亲自倒了一杯温茶给棠儿嗽口,说道,“你这是没读他们书的缘故,若论著文立说还是纪昀的好。他虽滑稽,办事著文处处遵循孔孟之道,没有半点儿离经叛道。雪芹生不逢时,家遭惨变,一腔孤愤、满腹才华都由《红楼梦》宣泄而出,不合世俗,孔孟之下难得有入他眼的,文章华彩回溢,令人目眩,令人神迷!若论宣扬圣道,有益人心,就不及晓岚了……”

  “罢罢!谁和你会文呢,正而八经和你婆娘品评起文字儿来了!”棠儿打断了傅恒的遐思冥想,呷着茶说道:“——我原本不在意的,听你这么一说,咱们也可挣个国公爷,门上挂个国公府牌子!有道是夫唱妇随,你有这个心,我作么子不成全你?你这个志向没有给皇上这个信儿么?”

  傅恒半歪在炕上,目视着夭棚不言语,许久才道:“上下瞻对的官司现在还在打。庆复咬着牙根硬顶说班滚已经死了,却又不肯撤军。除了政务,大家都在唱这台戏。台上的、台下的,敲鼓板、打镗锣的都是暗暗地使着劲儿。张广泗其实明说是请朝廷派员查实,其实最眼热这个大将军头衔的还是他自己。讷亲和张广泗其实最怕我来抢。我若一伸手就有人妒忌,这个红汤圆儿落到谁手,都眼巴巴盯着呢!所以你劝我安分一点,我心凉一点怕还好些儿呢!”说罢伸个懒腰,又道:“着实不早了,歇着吧,话还有说完的时候儿?”

  棠儿却被丈夫的话撩得睡不着了。“国公爷”“国公夫人”这些字样只在心里萦来绕去,单单个“宰相夫人”已经品着没有滋味——江南观风钦差,丈夫办得漂亮,那是因他有文臣智谋,山西黑查山一战生擒飘高,自雍正朝来没有人打过这么漂亮的剿匪仗,那是他有武将才略。连讷亲那个三脚跺不出屁的人都想这个差使,自己反倒拦着男人!她撇了撇嘴儿像自嘲又像想笑。想到儿子,心里更是一拱一热难以自己——既然大家都较着劲儿,那咱就比比谁在“里头”说话算数儿,倏地想到乾隆,脸又一红。不知如今他还想着自己不?高恒去山东之前来府闲话,说皇上如今升了许德合为国子监博士,进讲东宫,并不为姓许的学问好,是为许家娘子王氏是皇上相好的,每次皇上到白衣庵进香,就在那里与她幽会……不知是真还是假,男人们在这上头真让人信不实,……胡思乱想间已蒙胧睡去。

  第二天棠儿醒来,已是辰正时牌。棠儿有心事,昨夜已拿定主意进宫,在太后老佛爷和皇后跟前替傅恒求差使,原想起床就动身,此刻却又犹豫了:太皇太后从不上午接见命妇,这么煞有介事地赶去,求差使,岂不猴急了些?再说,朝廷眼前还没有议及这事,冒冒失失说出去也不合情理……她坐在半人高的大玻璃镜前一边思量,一边打量自己。

  这是一张美丽的少妇面孔,瓜子脸、水杏眼、小巧的嘴唇旁有两个笑靥,稍一抿嘴儿便显现出来。因保养有术,柔腻的肌肤犹如凝脂软玉,白皙中泛着浅红,少妇的容光中隐隐还透着少女的风韵。她拿起胭脂挑了一点点在左手心里调了调,看看自己的脸颊,轻轻摇了摇头,只在嘴唇上轻轻抹了抹。将略略蓬松的鬓角抿了抿,满意地吮了吮嘴唇,想笑,又止住了。她拿起眉笔,侧着脸反复凝视,只在眼睫上轻轻描了描便又放下。她记起乾隆的话,只要不是有疤有痕,女人的眼睛都是好看的,出色只是在眉宇间的神韵。用眉笔画眉再小心也容易露出直、浅、陋来,有的女人只担心眉毛淡,显不出妩媚,因此描了又描,殊不知已是失了天然;眉睫本来的秀韵都没有了。她小心地揭开一个金盒子,取出乾隆赐的法兰西眉笔轻轻抹了抹,加重了双眉中线,向眉心处稍稍起了一点颦纹。果然,本来就娇艳如花的面庞平添了一种膝胧感,像一朵鲜花在雾里展示风韵。见大丫头秋英抱着衣服在身后发怔,笑道:“你发什么呆呢?只要那件松花银红褂子,加上件乳黄坎肩就成了,你抱这么一堆,卖衣服么?”

  “我看太太梳妆呢,真是太好看了,比那屋里仇十洲画的仕女画儿还好十倍!本来太太就美,这一梳妆,啧啧……方才我就在想,摘下的牡丹花是美的,总不及地上长的鲜活,要再喷上水……”她一边说,一边笑着给棠儿着衣,“太太穿什么衣裳都好看,不过今儿天阴了,外头已经飘雪花,所以这件带风毛天马皮坎肩更合适些,这件猩猩毡大氅只预备着,外头冷得紧呢!”

  “我都二十五六的人了,还讲究什么美不美,出门人不笑话也就罢了。”棠儿一边换褂子套坎肩,微笑道,“外头下雪了么?老爷最爱雪,吩咐老王头,一律不准扫雪。这天井院中不准踩脚印。西花厅海子边读书那边着人生火,老爷说不定过那边去住。你拨两个丫头去打扫一下,把窗纸重糊一下,我这就过去。”说罢,回了里间,把曹雪芹的书稿取出来叠整齐放在炕头桌上,把芳卿做的鞋子锁进箱子里,捧着那包阿胶出来,恰秋英传话回来,便道,“这是几包上好的阿胶,上回姨妈来,说他家二奶奶有喜了,正用得着这东西,你打发人送过去。”说着掀帘出来。

  秋英跟着出来,在她身后笑嘻嘻地蹲了个福儿,说道:“太太忘了,前儿姨太太打发荷包儿过来报喜,他们家二奶奶已经产了个大小子,太太还送了她二十两的尺头。这是保胎用的,奴婢大胆,求太太赏奴婢一点,我二姐有了三个月的身子——”她没说完,棠儿便笑了。“我想起来了,你二姐,就是秋天给我送老玉米、老倭瓜的那个?可怜见的,都赏了她吧!——记得去年她送来的酒枣,老爷说好,那葡萄却对我的脾胃,明年让她再送点进来就是了。”秋英忙蹲身谢赏,喜得眉开眼笑。说道:“二姐得过太太的赏,她说,她小时候儿在老直亲王府跟着我娘侍候福晋,福晋也算仁厚的了,也比不上太太一成儿厚道。两下一比较他们就比下去了!她家专门作务果树的,既对了老爷太太脾胃,就叫他们专给您辟个园子!”

  棠儿听她满车的逢迎话,心里只是暗笑。披着大氅走下阶来,看天色时,愈阴得重了,鹅毛似的雪片子又大又软,被风吹得盘旋回转。傅恒的三个侍妾姹紫、嫣红、春芳都在东厢里和乳娘聊天,逗着少爷玩,隔玻璃瞧见太太出来,忙都走出来给她请安。棠儿正眼也不看她们一眼,只笑道,“也别总围着少爷,他小人儿家也经受不起。”嫣红赶着说:“宝宝儿太招人爱,也怨不得我们。可是说的,后日少爷就百日了,外头送的礼帖子名儿都空着,总不成到时候还叫‘宝宝儿’?老爷太太得赶紧合计着起个好名字——带官印的,大气派大福寿的,又响亮又上口……”棠儿笑道:“到时候自然就有了。”因见春芳腆着个大肚子站在一边,便道:“你回去歇着,往后不用在老爷和我跟前站规矩了。”

  棠儿一边吩咐家务,只带了两个老婆子出西侧门到读书亭来查看布置。一出门便觉寒气袭人,远望海子那边已是柳枝挂雪,琼花漫地,棠儿笑道:“多亏了这件猩猩毡,院里院外竟也不同寒热,”因见老王头带着一群长随走进二门,招手儿叫过来,问道:“咱们在喀左几处皇庄,今年怎么没有人过来送年例?”

  “回太太话,”老王头忙一呵腰,回道:“原在八月十五报过一回来着,老爷说今年年成不好,外省几处发大水,闹旱灾的,有些坏人挑头闹事,黑山几处皇庄差点也闹起来。叫庄头重新核计一下,有些老弱孤寡,体残的、有病的可以蠲免一些。昨儿他们才又报上来,老爷太太都忙,我预备今后晌再回太太,请太太定夺呢!”

  “你看过单子了?拿来我瞧。”

  “是!”

  老王头忙答应一声,从怀里窸窸嗦嗦取出几张纸双手捧过来,棠儿看时,上面写着:

  白狐皮十二张元狐皮三百张白貂皮三十张紫貂皮五百张各种粗细皮共两千二百张宣纸一千令宋墨五十锭湖笔五十套端砚二十方湘妃竹扇二十箱(老爷赏人用)古剑一口玉带头三十个湖绸五百匹江绸六百匹大东珠十二枚鹿茸二十斤冰片二十斤紫活络丹一百盒鹿胎膏一百盒人参六十斤人参膏三十斤活鹿三十对活熊两对熊胆两瓶熊掌二十对白兔三十对(送哥儿玩)山葡萄酒一百二十瓮黄米五千斤玉牙糯米五千斤粳米三万斤另有玉寿佛一尊高二尺四寸玉观音一尊高二尺六分

  棠儿看得眼睛发花,问道:“净银是多少?”

  “在后头呢,”老王头笑着指指下面一页,“除了金银器皿酒具,两千个金锞,一万个银锞,三千两小银角子,正供银两四万八千两。”

  棠儿还是耐心地看完了那张单子,心里忖度着,语气不软不硬地说道:“先前我身子不好,没有过问家务。从今儿个起,家下这些鸡毛蒜皮小事不要再劳烦老爷。外头门面上有你儿子照应,你还是把总儿掌舵,二十两以内的出入帐、家下奴才的奖惩,仍由你管。二门以内丫头婆子都由我房里秋英、秋爽和三位姨娘料理。你们出错儿不要紧,只要不欺主不藏私,我都能容得的。”

  “是!”老王头忙道:“正有事要请太太示下呢。今年年例银子不知怎么分发?老赖家的、程富贵家的、黄世清家的,男人跟着主子去山西时死了。这几家都有四五个娃子,他们不是咱们家生子儿,是罪孥分过来的,虽说主子恩赏每人每月一串,老婆孩子吃喝都不够。昨儿她们到我那哭穷,想叫孩子们接差使。东下院还有十几户,都是孤儿寡母的,怪可怜的,也都要禀明老爷处置。太太既这么说,就请太太的恩典。”

  棠儿紧了紧斗篷带子,边走边说道:“我找你就要说这件事。老爷去山西带了二十四个长随,一个病死在外,三个死在黑查山,五个受伤的。虽说赏过,那不是常例。我想,流血的和流汗的还有流泪的,赏赐要分开。赖家的、程家的、黄家的这三户,不但不能受穷,还要他们富起来,体面尊荣都给足。不分差使给这三家,我每个月二十两月例,就照这例,三家婆娘拨出六十两银子,和我一样!”老王头听得睁大了眼睛,“啊”了半晌忙道:“是!”棠儿又道:“受伤的五个人,除了他们原本的月例,外加十两、十二两不等,和你爷两个现在的月例比齐。跟着老爷出兵放马,家里人不免担心忧虑,这是流泪的。每人每月加五两月例。这是天之所经、地之所义的大道理,所以不分你是买来的,还是罪孥分来的,还是家生子儿奴才,凡跟着主子出兵放马砍头洒血的,就要和别人不一样!其余去山西的,家生子儿赏银子不赏地,买来的赏地不赏银子,每人照八十两银子的赏格。那个老冯担水一瘸一瘸的,我还以为是老寒腿儿,叫人问了问,是上黑查山背老爷叫荆树茬儿刺穿了脚背!这样替主受难的要照阵亡的例养起来,要赏宅子赏地,孩子有出息的我还要请老爷保出去做官。这些银子都从庄子里出。至于有些奴才贫老孤弱,月例又低的,另从官中的钱里拨出来由你支配,看情形补贴,这和前头的恩典是两回事,你心里可要清爽了!”

  老王头边听边答应,心里却只诧异:这位贵妇人从来不过问这些琐碎事务的,今儿怎么突然有此一举?料是有的从征奴才在后边说二话了,笑道:“太太圣明,咱们家不比那些暴发户,从来不亏待奴才的。就奴才知道,并没有穷得揭不开锅的。奴才是老爷家使了三辈子的人了,从来不敢在银钱上头给自己……”

  “你想到哪里了!信不过你,难道我寻不出个新管家?”棠儿笑着止住了他的表白,“这都是我的主意。上回老爷去山西平乱,挑几个身子健壮的跟着,不是说有鸡眼,就是腿脚抽筋儿,走了的号天丧地价哭,留下的眉开眼笑。打仗回来了,恩典上要没个差异,往后谁还跟着出死力?——就这样办吧!”说罢,踏着雪进了西花园月洞门。
 

 
分享到:
2原野上的花
1偷鸡记
1小青蛙读书
1睡美人新传
1火龙宝藏的魔咒
1爸爸树,妈妈树
1原野上的花
2小象练“鼻子功”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