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京官网:首页 >> 新葡京平台 >> 吸尘器触摸不到的地方

吸尘器触摸不到的地方

时间:2018/10/11 8:51:05  点击:2938 次
上一篇:蜻蜓
下一篇:树洞里的皇冠
  这只老鼠的话让我多少有点恼火,是的,吸尘器打扫房间很方便,可它确实有够不到的地方,这不能怪我呀。

  “不怪你怪谁?”她说着坐到我的对面,从她的爱美爱干净我已经断定她是位鼠小姐。“我受够了这种不卫生的环境。”

  我“噗哧”就乐了:“你的地盘不属于我打扫吧?”他哼了一声,收起礼帽——我才注意到他是男士——悻悻地走了。我的不安宁的日子就开始了……

  第一天,我时刻警惕着,可他并没有来。直到吃了晚饭,看了会书,还记录了明天要做的事,我才打着哈欠上了床。迷迷糊糊要睡着的时候,我听到嗒嗒的声音,才记起是他来捣乱了。

  我打开灯,看到鼠小姐——是的,她还是女生,我怎么老判断不出男女呢?她穿着最新潮的蕾丝连衣裙,还有高跟鞋,正在我的木地板上逛呢,嗒嗒声就是那鞋子发出的,她后跟上的那些钉子正是我前几天扔掉的。嗒——嗒,她扭动着腰肢,迈着猫步,还优雅地向床上的我招手示意,甚至送给我一个微笑和飞吻。作为回报,我想都没想就把手指放进嘴里,打出一个比长啸还长的口哨。

  口哨给我带来的麻烦是,整座楼都亮起了灯,许多人从下面或者上面开始诅咒我:“准是那个疯作家,自己不睡还不让人家睡。”

  “穷疯了的,半夜找乐子,还让不让人活了?”

  “都半夜1点52分38秒了,你发什么神经?”

  “再这样小心我揍你,把我家小孩都吓哭了。”

  ……

  我被这些叫骂声逼进了被窝里,临蒙上头,我看到地板上的鼠小姐伸出两根手指,做了个胜利的符号,我从被窝里伸出手,摸索着把灯关上。“啪”被窝里更黑了,我哆嗦到天明。

  第二天,我有所准备,睡觉的时候,找来耳塞堵住耳朵,这是我学游泳时专门买的高档货,质量没得说。躺在床上,我除了听到自己血液流动的声音和脉搏的节奏外,别的全进不了耳朵。这下,就是鼠小姐敲碎她的高跟鞋后跟,我也不会醒了,哈,要不怎么说人的智慧高于所有的动物呢。

  可梦中有谁拉扯我的头发,还有我的眉毛,头发和眉毛是我的命根子呀,谁都别想动一下的。我睁开眼,借着窗帘渗进的光,看到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我知道,是她。她不停地摆动着,我拔下一个耳塞才知道她在咯咯笑,接着哼出一句大街上最流行的歌词,打道回府了。任凭我一夜无眠。

  第三天,我不知道还要怎么准备才好,我翻出多年不用的眼罩、睡帽,还把手套也放在床头。她却提前下手了,我还在喝咖啡的时候,她就走过来,拿着一枚钉子砸扁后做成的小茶匙,在我的咖啡杯上敲打着,还使劲吸着鼻子,在分享我的咖啡香。我用自己的小勺给她的小茶匙上滴了几滴咖啡,她极不文雅地哧溜一声就喝进了嘴里,还咕咚地咽下去,声音真大。她没来得及细品,却说了句:滴滴香浓,意犹未尽。

  我“噗哧——”又乐了,还差点让喷出的咖啡淹没了她。我陪她聊了一个下午,无非是些时尚信息和化妆品之类的广告,还有就是我告诉她如何在吃东西包括喝咖啡时要斯文优雅,举止得当等等。等我发现天已经黑了,我一下午都没打开电脑写作时,她狡黠地笑着和我道别:“谢谢你的咖啡,很纯正的味道。”我才明白又上了她的当,牙开始痒起来。

  第四天,我还没醒,就听到电脑键盘在响动。莫不是有鬼?我悄声地走过去,看到她正低头在电脑前忙碌着,爪子在键盘上飞快地跳动,噼啪作响,如同专业打字员。我知道她不会打字的,果然,她在对我写好的文章做手脚,胡乱插入一些符号和字母,把所有的内容都打乱了。该死,这是我费了半个月才写成的小说呀,光是搜集相关资料就让我忙活了大半年呢。

  我毫不客气地挪开她,确切地说是拎起她,甩到地上。我赶紧撤销,可撤销步骤是有限的,我手忙脚乱地挨个删除她键入的内容,直到中午才松口气。我记起自己的肚子还空着,赶快关机准备吃的。见鬼,我才想起本来只要不保存对原文件的改动就好,就还是我原来的文件呀。我一下子瘫坐在椅子上,为自己整个上午悼念。回头看看,地板的她还没走,只冲我笑了一下,好像有些嘲弄,又像是有点凄惨。我作势还要打她,她才一缩身,溜进了洞口。临了,她又伸出头来看看我,我认为那是对我,对人类的嘲笑,就冲过去要用脚踩她,她却把头缩进去了。

  第五天,我发誓要好好款待她,即使什么都不干我也要和她周旋到底。但整整一天,她也没有出来。夜里,我睡得特别好,没有受到干扰。

  第六天,她没来。

  第七天……

  第八天……

  都没有她的影子。

  我有些不习惯了,以前我无论洒落在哪里的面包屑、饼干渣、烤鱼片的碎末、红酒滴在地上的一两滴,都会很快变得无影无踪,最多不会超过上半夜,鼠小姐准会帮我打扫干净,顺便填饱她的肚皮。这几天,我有意在地上掉一些好吃的碎片,她却无动于衷。

  老实说我已经很爱干净了,我是说现在比以前。我不会乱扔衣服,不再把鞋弄得东一只西一只的,我都把它们归置到衣柜鞋柜里,我担心鼠小姐会用它们磨牙,我的沙发靠背上用手摸摸,保证不会再有厚厚的灰,梳妆台的镜子也不再模糊,我甚至一天洗两次澡,还洒上名贵的香水,在我的心里,我的自尊里,我不想让一只老鼠来说我不如她干净。

  对于她总不见动静,我有些不安了。我把一块烤鱼片放在她的洞口,然后悄悄离开,她还是不出现。我承认自己在关键时刻总是沉不住气,我敲了敲她的门,实际上是属于我的那堵墙:“嗨!你没事吧?”

  她半天才探出头来,露出一个苍白的微笑。苍白?她许多天不出来晒太阳,当然是这样了。她的笑让我放下心来,同时我的警惕性也跟着提高了。她是足智多谋的,我要时刻小心她的新花招。“哦,那就好。”我转身离开了,这几天心神不宁的,都没写多少字呢。

  安静,过于安静又让我不安了,我几次回头,那块烤鱼片还在洞口,她为什么不吃?我胡思乱想起来,结果我的小说里男主角抱着一个孩子问女人:“你为什不吃了它?”晕哦,全乱套了,我的心思显然不文章上,我无法进入创作状态。

  我承认我是个心软的人,我再次来到洞口,对鼠小姐说:“喂,你没事吧?出来聊聊?”里面半天才传来很虚弱的声音:“不聊了,改天吧,我不舒服。”

  不舒服?这几天没对我骚扰,心里不好受了吧?我故作友善地说:“快出来吧,来晒晒太阳,瞧,今天的天气多好呀,我还准备了咖啡……”我突然说不下去了,她是爬出来的,不,不,老鼠当然是要爬的,可你记得不,她曾经走猫步的。

  “你怎么了?”我总是不会掩饰自己的同情,我感觉她的腰断了。她喘了一口气:“没什么,我的胯脱落了。就快恢复了,哎哟,”她吸口气继续说。“休息了几天,差不多了。我还真想晒太阳,请把我拿到阳台吧。”我二话不说,双手捧起她,放到阳台的一个软垫子上,我拉来另一块垫子,和她对面坐着,中间是新煮的咖啡。阳光透过落地窗照在我们身上,暖洋洋的。

  她不说话,我还是想问她的身体。突然,我灵光一闪,我就说了,我和她在一起时总是特别的聪明,我突然间明白了,她小小的身子骨,是我那天把她掼到地上弄坏的,我的后背开始冒汗,垫子上有许多刺儿在扎我。她为什么不抱怨我?

  我抱着她去宠物医院看病,那个男医生对我养老鼠见怪不怪,只是好心地提醒我,如果给宠物鼠买过保险,可以趁机多做几种检查,甚至可以给她美容什么的。我才知道自己很老土,推说鼠小姐没有保险,只给她的腰胯做了CT,看看没什么大碍就放心回家了。就这还花了我一篇文章的稿费呢。

  看着鼠小姐的疼痛,作为一个人,我总不能对她低声下气地求饶吧,只能想个办法补偿才好。“啊哈,你在这里休息,我去把你的家打扫一下。我觉得……我觉得那应该是我的打扫的地盘。”我有些口吃,鼻子上也开始冒汗了。她还是笑笑,没说话。

  我把吸尘器先清理干净,免得把她的东西和我的垃圾混了,到时候说不清可就麻烦了,我对她还是小心点好。很快,我那进口吸尘器的强大威力就显现出来了,我拔掉刷头,直接把吸尘器的杆对着她的家,她的洞除了墙,全被我吸出来了。这次,说不清的是她了。

  知道我找了什么了吗?我把吸尘器的灰尘滤网打开,尘土不多,有一道光芒刺伤了我的眼睛。那是隔壁邻居家丢失的金戒指,我见过的,女主人向我炫耀过的,后来说是丢了,还哭过几回呢。倒是男主人大方,说丢了就丢了呗,以后有钱再买一个。这,这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鼠小姐只笑不说话,作为一个作家,我除了好奇还敏感,直觉告诉我这里有戏。“好吧,我答应每次自己打扫房间时也给你打扫家里,免费的,可以换这个秘密吗?”我明白什么都需要等量交换的。她的脸红了,瞧,我的敏感没错。她说:“我的秘密,不想让任何人知道。”

  我无耻地说:“求求你,这也许对我来说是个创作素材呢,也许,因为你提供的情节,我的作品就能获大奖呢,也许……”对她的循循善诱是管用的,她终于愿意说了:“你们人类真是无孔不入,窥探隐私是你们最喜欢做的事,好吧,如果我不告诉你,会被你缠死的。”

  阳光照在她的脸上,她却闭着眼睛幽幽地说:“是隔壁的娄阿鼠,他用这个向我求婚的,给我做王冠刚刚好。”天,我说什么来着?哪里都有故事的,只是看你会不会挖掘。无须她多解释,我知道了,隔壁的那户人家姓娄,那家的帅哥鼠当然就是鼠小姐说的娄阿鼠喽,这中间还有段感情戏。好了,好了,我不要多问了,我自己会把情节丰满起来的。我站起身来,对鼠小姐说:“好好享受阳光吧,我去把灵感记下来。”

  我在电脑上噼啪起来,题目一定要吸引人,《娄阿鼠和鼠小姐不得不说的事》?不行,太俗;《他们的那些事》?俗,还是俗;《爱的见证》?呵呵,很一般嘛。最后我定名为《金戒指》,越简单越好,这是我多年的经验。

  尽管我极尽煽情之能事,还是感觉故事情节单薄了些。同时我发现一个重要的问题,关于我的道德的问题,那就是,鼠小姐客居我家,她的金王冠也就是我看到的金戒指却是从隔壁偷来的,当然,这不是我偷的,可我现在知道了不能知情不报啊,我查了查相关法律,轻则犯了容留罪犯窝藏财物罪,重则是同犯啊。不得了!不得了!可我如果拿着戒指去自首,也太让鼠小姐看不起了,她愿意把自己的秘密告诉我,是对我多大的信任呀,我可不能辜负人家,哪怕是只鼠。

  我的睡眠质量开始下降,不是因为鼠小姐的骚扰,她在静静地疗养,已经快恢复了。但我的失眠是与她有关的,与她的王冠有关。也是因为心虚,那天我出去扔垃圾时,刚好遇到隔壁的两口子,我脱口而出一句话问女主人:“戒指找到了吗?”女主人摇摇头:“没呢,真是怪了,睡觉前放床头柜上,结果不翼而飞。”我的手心里都是冷汗。

  隔天,那家男人也就是老娄趁我丢垃圾时悄悄跟我说:“大作家,您别老在我媳妇跟前提那戒指了,她听了就心烦,心疼呗。我告诉您实话吧,我哪有钱买真的金戒指呀,只是给她买个仿金的,可她又到处显摆,我怕露了马脚,就偷偷扔墙根了,这事您可别给我说出去,自己知道就行了,老婆让我报警我都不敢呢。”我心里那个乐呀,都写在脸上了。老娄不高兴了:“您笑什么?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您有钱也别笑话我呀。”我忙搭了许多好话,说自己不是笑话他的,是被他对媳妇的爱感动的,总之是糊弄过去了。

  很快《金戒指》脱稿了,因为有了更丰富的情节,整个作品我非常满意,可以说达到了我创作的顶峰。鼠小姐的健康恢复了,我们常在下午的阳光里喝咖啡,她给我许多灵感,我都觉得自己仅仅给她打扫房间是不够的了。很快,《女作家与女老鼠》系列也完成了。

  系列在我们俩中间有了争议,她第一次参与到我的书里来,很肯定地跟我说:“这套书应该叫《两个小资女人的生活》。”我张大了嘴巴,心里权衡了许久,也没有作出决定。女人?两个女人?她还真不把自己当外人,可她是鼠啊。我如实把两个书名都发给了出版社,出版社更绝,他们把书名定为《两个小资女人的生活——女作家和女老鼠》,哈,他们还怕得罪一只老鼠?不,不,不,除了我谁也不知道鼠小姐的存在。

  我甚至想,如果鼠小姐写作,那我的饭碗就没了。《两个小资女人的生活——女作家和女老鼠》系列出版时,我的《金戒指》也获奖了,这一年,是我事业发展的高峰,我拥抱了鼠小姐,当然,我是把她捧在手上,用自己的脸蹭她,你放心,她比我还干净呢。

  我真诚地说:“把你的娄阿鼠也接来吧,我现在可以养起两只小资老鼠了。当然,如果你愿意的话。”鼠小姐没有说好,也没说不好,只是把那顶王冠又戴在头上试试。对于这王冠的质地,我从来没告诉过鼠小姐,还好,她看不懂我书里的任何文字。还好,隔壁老娄夫妇和所有的邻居一样,知道我火起来了,但他们从来不关心我的作品,没有人打听书名,更别说买来读了,他们只关心我的稿费升到了几位数。

  “我有钱了,很多很多的钱。”我常对鼠小姐说。她很冷静地说:“其实你什么都没有。”

  我讨厌她的冷静,辩解说:“我有啊,稿费,奖金,大量的。”她还是很冷静地说:“其实你什么都没有。”

  “好吧,好吧,我还和以前一样,我家徒四壁,行了吧?”我不知道在她面前为什么总爱屈服。

  “四壁?”该死,她还是那么冷静。“你只有南北两面墙壁,东西的两壁是你和邻居共有的。”

  我狂晕,半天才镇定下来,这是她在刺激我,绝不上当。果然她幽幽地说:“所以,快去打扫卫生吧,注意那些吸尘器触摸不到的地方哦。”隐隐约约,我的牙又开始痒了。
 

1吸尘器触摸不到的地方
1吸尘器触摸不到的地方
2吸尘器触摸不到的地方
2吸尘器触摸不到的地方
分享到:
上一篇:蜻蜓
下一篇:树洞里的皇冠
3小鸟布丁
2小鸟布丁
1小鸟布丁
2会长的蛋糕
1会长的蛋糕
2鸟儿被迫离巢
1鸟儿被迫离巢
2两只狼
用户评论
第1楼:  ip:61.129.7.*  时间:2018/10/28 12:53:35
这个也太多了。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