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京官网:首页 >> 洪荒天子 >> 第六章 崆峒求道

第六章 崆峒求道

时间:2014/12/11 22:03:17  点击:1449 次
  轩辕行上崆峒之顶,一路上的山道也不知盘了多少台阶,但路旁多是四季不谢的花,尽管冬日叶凋枝残,却依然可以感受到一股浓浓的盎然之意。

  战马和众人的坐骑都留在山下,这些坐骑自是不适合上山。

  崆峒山下有一个小村落,小村落中的人对歧富诸人极为客气,而且都似乎与歧富熟识,战马坐骑全都寄在那小村落之中,“仙长说今日还要思索一些问题,明日才能够见轩辕公子,还请轩辕公子诸人能够见谅!”五阳极为客气地道。

  轩辕微微错愕,歧富也微讶,但是知道五阳不会说谎。他也明白广成子的习性,因此并不奇怪,只是点了点头道:“为各位安排住宿之处!”

  五阳闻言立刻应命而去。

  “诸位既来崆峒,便先好好休息一天,明日再说吧,这一月来的长途跋涉可不怎么好受。”歧富笑了笑,悠然道。

  轩辕诸人只好应诺,广成子仙长是何等身分,既然来了,就应客随主便。

  绝没有人敢说这是广成于在摆架子,说不定广成子真有什么问题要想也说不定。

  这一路上一个多月都已熬了过来,再等一天时间又有何妨?何况,这些人一连跋涉了一个多月,确实也太累了,皆因轩辕无法骑马,否则早就到了。

  轩辕的伤势太重,不能够在马背之上太过颠簸,因此众人只得慢慢行走,这使得行走的速度大减。当然,如果那些战马没有在太行山中被风骚给害死,那他们到崆峒山的速度则会更快,至少可以缩短一半的时间。

  可惜世事总是不尽如人意,害得众人多经受了半个月的风霜雪雨。不过,能够将轩辕安然地送到崆峒山,众人的心中也松了一口气。

  每个人的心都紧张了一阵子,害怕再遇上破风这样的强敌。那时,要是让轩辕受到了什么损伤,他们实无法再向有熊和华联盟交待。

  诸人实是应该好好地休息一天,将满心的疲惫全部都清去。

  而最苦的人自是轩辕,虽然他并没有下地走路,可是这二十多天的担架生活,简直让他憋出病来。他居然也会有这一天,受如此重的伤,连走路也显得极为费力,这种感觉确实不爽。

  轩辕虽然喜静,但若是在身体行动受制的情况下,仍然是难以静下心来。

  ********************************************

  太昊杀得鬼方战士大败,他依然占着人多的优势,而且高手极多。只不过,伏羲战士死伤的人数比鬼方还多,折损了一千多人,这大概是太昊做梦也没有想到的。

  或许是太昊得意忘形了,当然,他怎么也没有料到魔奴会如此快便领着鬼方战士来袭,使他根本没有准备的时间。

  魔奴差点惨死在太昊的手中,在重创之下,被两魔妃回兵来援而救走,但是鬼方的战士死伤也愈千。

  魔妃不敢与太昊恋战,她们怎会不知道太昊的厉害?以她们的武功,根本就不可能是太昊的对手,因此便只好选择逃逸。

  太昊对那些战死的伏羲氏战士心痛不已,对鬼方的战士更是恨之入骨,立刻领着数百骑紧迫魔妃一干人骑,另派一些人将伤员和所得的财货运到安全之所。他几乎是下定决心要将鬼方剿灭!

  此刻的太昊,已经不全是为了征服,更多的则是因为仇恨。

  魔妃也不断地派人断后,但是却没有人是太昊的对手,每组断后的人,皆被杀得四散溃逃。不过,这也挡住了太昊一些时间,让魔妃诸人有个缓气的机会。

  太昊诸人似乎是横下一条心,即使追到天涯海角,也要将对方格杀!

  ********************************************

  杜圣的差事看上去似乎极为轻松,但其实也是最烦琐的。

  他不仅要为有悔长老和杜修运送粮食,接应伤员,更要处理战俘,这确实是一件让人头大的事情,所有的后勤工作都要他去做。

  杜圣幸运的是身边有许多人相助,而他的身后也有强大的陶唐氏支持,因此在处理战俘的问题上也并没操很多的心。

  陶唐氏事实上也等于是间接地参与了这次战争,只是未动用兵马而已。至少,陶唐氏派出了许多能人为杜圣的后勤出谋划策,甚至是送粮草以应急需。

  杜修和有悔长老都知道小心行事,作为副手的虎叶和蛟梦更是小心谨慎。

  东夷的快鹿骑确实不是好惹的,一个不小心,便很可能导致全军覆灭。

  东夷确实开始组织反攻,但相对来说,东夷的兵力太过分散,并不能对杜修抑或有悔长老造成什么毁灭性的威胁。

  事实上,东夷对有熊的兵力已经是穷于应付,尽管东夷诸部的人数都不少,可是由于各部落之间太过分散,一时之间难以合兵一处,这才给了有熊各个击破的机会。

  而此刻,九黎也向东夷诸部告急,九黎王风骚未归,风绝成了废人,而风沙也大败回到九黎本部,九黎的两大重地神谷和神堡皆落入龙族之手,这对九黎来说,简直就是致命的打击。

  风沙也受了小伤,虽然他逃出了神堡,但是却不幸地遇上了蛟龙的骑兵,连帝十也惨死途中。风沙若非武功高绝,蛟龙还不能够制约,只怕也已经死于返回的途中了。

  能够逃回九黎本部的,只剩下风沙,余者皆难逃蛟龙骑兵的追杀。

  无论是在速度上还是攻击的力度上,龙族的骑兵都要比快鹿骑更优胜。

  战马的体能之好,比战鹿至少要强上一筹。因此,自神堡之中逃出来的九黎战士遇上了蛟龙的骑兵,也只能在心里暗叫倒霉了。

  风沙如此惨败而归,更使九黎几乎陷入了绝望的境地,几乎是没有人敢奢望凭自己的力量打退龙族战士。

  此刻九黎本部所有的兵力加起来,也仅一千余人,相较而言,比龙族战士还要薄弱,而且,还有一部分人是伤病缠身。

  这都是蛟龙的功劳,他的骑兵将九黎人杀了个落花流水。风浪也狼狈地逃返九黎本部,却是被龙族战士给伏击了。

  风沙和风浪现在能做的惟一一件事就是死守九黎本部,等待着依附部落的援兵赶来,然后他们才会和叶皇决一死战。

  风沙尝到了叶皇的厉害,明白单凭武功而论,此刻九黎之中无人是叶皇的对手,除非帝大回返,但这是不可能的,因为此刻帝大仍在北方支援少昊。

  *******************************************

  轩辕倏然间醒来,那是一种奇怪的感觉惊醒了他。在迷茫朦胧之中,仿佛有一个声音在呼唤,抑或是一种深植入他心底的外来力量惊醒了他。

  睁开眼,轩辕吃了一惊,因为映入他眼帘的是一张清瘦红润的面孔,而更让他讶然的却是此人那飘摇的银须银发。

  一切都无风自动,包括那张面孔之上那个奇异的笑容,也像是一池春水般在荡漾。

  “你是谁?”轩辕惊讶地坐起身来,手握身边的刀柄,但在突然之间他想起自己不能够随便动武,而且功力也不足以对敌,不禁又松开了紧握刀柄的手,目光紧紧地逼视着对方。

  不看还好,一看之下,轩辕更是骇然。当他接触到对方的眼神之时,竟然心头狂震,仿佛一下子被一股奇异的力量牵扯到另一个无垠的空间。

  那双眼睛是轩辕所见过的人中最为特别的一双眼睛。

  深邃得无边无际,空明犹如一片碧蓝恬静的天空。在这双眼睛之中,所看到的不是人的感情,而是一种无限延伸的生机,仿佛是一个完整美好的异度世界,让人迷失,让人无法自制地惊叹。

  轩辕不敢相信这是人所能拥有的眼睛,但眼前站着的确确实实是一个人。他还知道,在他睡着之时,便是这双眼睛之中的生机惊醒了他。

  “你是广成子仙长?!”轩辕在突然之间恍然大悟,开口吃惊地问道。

  那人笑了,依然是那般平静,只是眸子之中似乎有一种生机在涌动,仿佛是群山叠翠,又仿佛是波涌涛翻,轩辕也无法找到词语来形容这老者眼中神彩的变化,他只是傻傻地望着对方。

  “你醒了。”老者的声音极为慈祥平和,仿佛带着一种催眠的作用。

  轩辕再不怀疑此人便是广成子,惊骇间,欲起身行礼,却倏然发现自己根本就无法动弹,除那两只手外,其余的部位都没有了知觉,仿佛已经不再是他身体的某一个部分了。

  “不要动,我已经为你施了开经破脉之法,你的身体将会失去知觉,更不能动弹,好好地睡一觉吧,醒来后,你将会是一个全新的你!”老者依然是温和而平缓地道。

  轩辕竟在这个声音的刺激之下,不知不觉地沉沉睡去,也不知是太累了,还是因为这老者的声音之中确有一种催眠的力量。

  *******************************************

  对于塞北的熟悉程度,太昊自然是不如鬼方这群长期生活在塞北的人。

  一到了天黑,太昊便不得不扎营停止追击。他也想连夜追杀魔奴,但是在这黑夜之中,他更担心的是身遭埋伏。

  鬼方人并不害怕夜晚行军,对于这些道路,他们是再熟悉不过了。因此,在塞外,他们完全有理由连夜而动,以逃过太昊的强势追击。

  太昊给他们的威胁极大,对于鬼方人来说,这确实是一种悲哀。自被轩辕大败于涿鹿之后,他们便没有好好地过一天安稳日子,此时又遭少昊和太昊两路夹击,怎叫鬼方人不胆颤心惊?

  若是天魔罗修绝在世之时,自是不怕,至少以天魔之勇,足以与少昊或太昊中任何一人相提并论,再加上鬼方的众多高手,太昊和少昊又不能倾力而来,因此足以抵抗少昊和太昊的攻势。但遗憾的是,天魔竟然在与轩辕一战之中死得不明不白,这确实是鬼方的一种悲哀。

  当然,如果天魔没有死的话,太昊和少昊也不会来攻打鬼方了,更是不敢!

  现在鬼方惟一的办法,便只好返回极北绝域,那是刑天部的发源之地,而在那里更藏着外人所无法得知的秘密,一个足以让鬼方化解眼前危机的秘密!

  知道这个秘密的人并不多,但相信这个秘密存在的人却不少。

  当然,刑天的命令也是每一个鬼方人不能违抗的。

  ******************************************

  夜很深,凤妮犹未眠,她在想轩辕,她不知道轩辕呈否已经安然抵达了崆峒山,为何这个时候仍没有音讯传回?

  尽管白天的忙碌使她有些疲惫,可是一旦歇息下来,她便禁不住地去想轩辕。对于凤妮来说,这个世界似乎只有两件事,一是有熊的繁荣,二便是轩辕,她也不知道自己何以如此无法摆脱那思念的情绪。

  已经一个多月过去了,她慢慢习惯了没有轩辕在身边的日子,也习惯了没有轩辕在身边的日于思念轩辕。生活也便在这重复再重复的境况之中一天天地过去了,可是今夜,凤妮依然未能睡着。

  脚步之声似乎打扰了凤妮的思念,她微有些惊讶,惊讶如此深夜会是什么人来打扰她呢?

  “太阳已经休息,有何事明天再禀!”凤妮屋外的四名剑婢压低声音冷然道。

  “是伯夷父有急事求见太阳,还请几位姐姐回禀太阳一声,伯夷父正在宫外相候呢。”

  一个娇脆的声音传入凤妮的耳中,她听出是守在外官的剑婢。

  在凤妮的行宫之中,有许多剑婢,这些人才是凤妮的寝宫护卫,虽然在太阳宫中也存在着金穗剑士,但他们不能踏足寝宫一步。在熊城,可以踏入凤妮寝宫的只有一人,那便是轩辕。不过,此刻轩辕已经不在熊城,即使是伯夷父和元贞长老之类的,也只能在寝宫之外相候。

  那四名剑婢一听是伯夷父在外有急事求见,倒也不敢怠慢。她们自然明白,伯夷父实是轩辕和凤妮的心腹,凡人之间的关系非同一般。

  “你在此稍等,我去回禀太阳,若是太阳已睡着,那只好请副总管明日再来相禀了。”

  一名剑婢说着,便转入凤妮的寝宫之内。

  “去告诉副总管,我一会儿便到!”凤妮突然开口,倒让那剑婢吓了一跳,忙退身而出。

  凤妮却在奇怪,何以伯夷父会如此深夜来见自己?难道是前线军情出现了一些问题?想到这里,凤妮急忙起床踏步而出。

  ******************************************

  伯夷父在外相候了半晌,凤妮此时已简装而出,但依然无法掩饰其绝美的风姿。

  “副总管深夜前采,可是有悔长老方面有紧急军情?”凤妮开门见山地问道。

  “不,是另有要事,前线的军情一切状况都很好,虽遇小挫,但无伤大雅。不过,伯夷父深夜惊扰太阳休息,实有不该……”

  “副总管何用如此客气?若是有急事,凤妮岂能贪一时之睡而延误大事呢?副总管细细说来好了。”

  凤妮一听不是前线军情危急,也放下了许多的心事,悠然打断伯夷父的话道。

  “地神土计欲降我有熊。此人向来与我有熊作对,曾与大总管数战,我怕此次他来降服有所诡诈,是以一时没敢答应,这才请太阳定夺!”伯夷父突然道。

  “哦,他会有什么诈?”凤妮微讶,她自然知道地神土计其人。在癸城之时,土计还曾抢夺过她的洛书,更知道此人数次与轩辕交锋,但每次都在轩辕手下铩羽而归。但不可否认,此人的遁地奇术确实让人心惊。

  “此刻鬼方是无路可走了,地神土计这才来降。

  此人向来支持刑天与天魔罗修绝,而此次刑天并未败给少昊,他却来降,而且还坚持要见大总管或是太阳,这不能不让人怀疑……““哦,就只是这些呀,那又有何怀疑的?昆夷诸部不也是来投了吗?而且都是心悦诚服,何以土方部来降会有诡诈呢?以土计的武功,只要正面相对,难道他还能在我们有熊这么多高手之下占到什么便宜?”凤妮淡然笑了笑,不以为意地道。

  伯夷父也微微不好意思,他知道土计此人诡计多端,是个极为难缠的人物,其遁地之术,只怕惟有满苍夷和轩辕才能对付得了。

  轩辕能对付土计,是因为他对土计有一种特殊的感应,抑或可以说,是因轩辕具有超人的灵觉;满苍夷能够对付土计,则是因为她具有超人的速度。而其他人,对土计则是防不胜防,没有谁敢说一定有把握能将这个可以遁地而走的家伙给逮住!尽管以伯夷父的绝世修为,在正面交手的情况下会胜过土计,但讲到暗杀或是刺杀诸种手段,则仅满苍夷可与土计相提并论,余者皆要望其项背。

  “地神现在哪里?副总管不用担心,虽然此刻鬼方并未全败,但无论是生存的环境还是所处的境况,都足以给他们以降服的理由,轩辕不是早就已经算准了这一天吗?”凤妮淡淡地道。

  伯夷父不再言语,凤妮并未说错,这一切都是轩辕一手造成的,轩辕似乎未卜先知地预料鬼方将出现的局面,而且以一种从未有过的方式善待奴隶,这才使鬼方诸部对有熊心生向往,也使鬼方诸部相继来投。

  当然,轩辕对待战俘的方式曾遭到许多人的质疑,但是轩辕有着大败鬼方、杀死天魔罗修绝的威势,谁也不敢提出反对,同时也使得有熊子民对轩辕奉若天神,即使是轩辕下令善待战俘,这些有熊的子民也都纷纷响应,这才在全族上下造成了一种强大的声势,从而使得这一计划顺利施行。
 

 
分享到:
2神奇的护身符
1神奇的护身符
3蜗牛的森林
2蜗牛的森林
1蜗牛的森林
5稻草人
4稻草人
3稻草人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