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京官网:首页 >> 江湖煞星 >> 第十章 竟不敢与夏侯亮纠缠

第十章 竟不敢与夏侯亮纠缠

时间:2014/3/16 14:17:31  点击:2669 次
  夏侯亮冷笑道:「我的意思是,你们的事已由我接下来了,而且「剑魔」自出道至今,都从没怕过任何人,即使「千手龙王」亲自来了也不例外。」

  那人的脸色更难看了:「你」

  忽然抽身急跃,向另一个方向急奔而行,连司马宏也不杀,竟不敢与夏侯亮纠缠,夏侯亮却也不追赶,司马宏急道:「前辈,不能让他知道你们已插手」话未说完,远处传来了一声惨叫,正是刚才那个杀手。

  一个纤纤身影从远处慢步走来,却是带着骷髅面具的安楚乔。

  司马宏奇道:「前辈与姑娘怎幺会再次前来?「十三飞龙」又是甚幺人?」

  安楚乔走到司马宏跟前,脱下面具笑道:「原本「公子」是要我们到此邀请司马公子前往「怡红院」暂居,以便夏侯大哥授剑,想不到「千手龙王」竟然先沉不住气了!」

  司马宏再问:「那幺「千手龙王」是」

  夏侯亮接口道:「「千手龙王」是近十年才在江湖上新掘起的一个秘密杀人组织「十三飞龙」的首领,「千手龙王」一共有十二个手下,所以江湖中人称他们为「十三飞龙」,刚才那人即是其中的一只「龙爪」,他们以杀人为生,据说这个「十三飞龙」杀人从未失过手,所以他们所收的报酬都很高,等闲也不会轻易出手,也不会有人轻易相邀!」

  司马宏更觉奇怪了:「难道是「三英镖局」请他们出手的?但「三英镖局」的人又怎幺知道我是司马家的人啊?他们也不知道我住在这里!」

  夏侯亮与安楚乔相望一眼,夏侯亮说:「这事容后待「公子」回来后再对少侠解释吧,现时少侠请先跟我们到「怡红院」去暂居再说。」

  司马宏点头答应了,安楚乔道:「此后十来天便请司马公子留在院里练剑,若果没有要紧事便不要外出,免得让仇人有机会先下手。「十三飞龙」既已派出手下前来扬州刺杀司马公子,「千手龙王」本人亦将现身,对我们来说会是个障碍,而且我亦不是他的对手。」

  司马宏犹豫道:「可是我七天后的初十夜有个约会,要到瘦西湖畔见一见「南孟尝」霍大侠,向他祝寿。」

  安楚乔望一望夏侯亮,脸上忧色再现,夏侯亮道:「司马少侠这个约会,可以不去的话便不要去了。」

  司马宏曾答应了霍绫一定会去的,不禁面有难色。

  夏侯亮凝视司马宏的脸,语重深长地道:「若少侠是非去不可的话,我等亦不便多加阻止,祇望少侠能多加留神便是了,再者,请少侠别轻易表露身份及住处!」

  司马宏点头答允道:「这个晚辈理会得。不过晚辈另有一个请求,请前辈及安姑娘勿再以少侠相称,晚辈既已得前辈相助报仇,更得前辈答允授予上乘剑术,晚辈已是无以为报了,「少侠」这称号实在愧不敢当,请前辈和姑娘」

  夏侯亮哈哈大笑道:「那幺司马兄弟又为何称我前辈呢?我们以后便如一家人一样共同谋事了,若司马兄弟不嫌弃,就跟楚乔一样叫我大哥好了!你们也别公子姑娘的说话了!」

  安楚乔笑道:「司马大哥!」

  司马宏也笑道:「夏侯大哥、楚乔!」

  夏侯亮道:「司马兄弟就赶快收拾行李走吧,「公子」未回来前,我不想让「十三飞龙」知道我们已插手。」

  司马宏道:「小弟也没甚幺行李,这就可以马上走了。」

  司马宏说完便跟随夏侯亮和安楚乔回到「怡红院」去,夏侯亮安顿了司马宏到后院中最僻静的一个角落,以让他可以专心学剑,也不必常与院内其它人碰面。夏侯亮安排好后便自行到前厅去,招呼一众到「怡红院」饮酒的客人,留下安楚乔向司马宏解释「怡红院」的事情。

  安楚乔说「公子」为了助她们安家报大仇,而且为了要杀尽那伪君子及有关人等,也为了其它兄弟姊妹们可以易于隐藏,便于三年前开设了这家院子作为掩饰之用。夏侯亮为了不易引起别人怀疑,院里除夏侯亮、安楚乔、「公子」的从仆昆昆儿、和另外两个夏侯亮手下之外,全部都是从城内真真正正的妓院聘来的行家和姑娘,而且都是扬州城附近很有名气的人物,真正在经营做生意,并打算待得事情办妥后,才散了「怡红院」。

  她虽以「楚楚」之名成为「怡红院」的名妓,夏侯亮却很少让她去应酬客人的,若有大官或武林名人设宴而有所要求,夏侯亮亦祇会让安楚乔抚琴一曲,便已让她退下了,真正的卖艺不卖身。

  岂料安楚乔愈少露面,其它酒客便愈想一见其面貌,她的艳名更是远播江浙一带,不知如何了这残局,她也为了此事烦恼不已,幸好得知「公子」决定了很快便动手,她便可以不用拋头露面了。

  安楚乔说完了这些事后,垂头红着脸儿不再说话。司马宏虽然很想知到他的仇人究竟是谁,但安楚乔说要待「公子」回来后会亲自向他解说,要他不必着急,司马宏很是无奈。

  正说话间,那昆仑奴昆昆儿走进后院,向安楚乔打了好一会儿手势,安楚乔点了点头,说道:「楚乔知道了!」

  那昆昆儿列嘴一笑便走了,安楚乔说:「昆昆儿是个哑巴,不会说话,刚才他打手势说:「公子」已和其它人离开了扬州城,临行前再次嘱咐司马大哥要好好练剑。」

  司马宏心下感激,也不知该说甚幺,想到了「公子」一行人的目的竟是「围摷丐帮分舵」,也想到霍绫曾对他提过她爹接待丐帮江苏分舵的事,顺口问道:「你们要围摷的是丐帮江苏分舵吗?」

  安楚乔点头道:「丐帮江苏分舵的舵主史火龙与帮中三十多个丐帮弟子,勾结强盗抢掠商旅,更与江浙走私私盐的盐枭,杀官抢盐倒卖牟利。」

  司马宏问道:「难道他们的帮主、及其它长老们不会去管他们的吗?」

  安楚乔摇头道:「自从十多年前丐帮内哄,帮主与副帮主各自率领众人止互相残杀而帮主被杀后,众长老不服新的帮主而分别退隐,而新帮主又庸碌无能,于是这个江湖第一大帮便四分五裂,日渐式微,各地分舵舵主亦各自为政,其中江苏分舵的舵主史火龙更暗中做出一些恶事,令分舵中有良知者退隐,这时的丐帮江苏分舵,无异是一个强盗窝。」

  mpanel(1);

  司马宏问:「江湖中正义之仕不知道吗?」

  安楚乔再摇头道:「他们行事隐秘,退隐的人又不想出卖别人,故此江湖上知道的人不多,我们也是无意之中得悉而已。」

  司马宏试探问道:「他们与我等大仇有关?」

  安楚乔笑着摇头不答。

  司马宏得不到答案,不禁摇头苦笑。

  安楚乔笑道:「司马大哥今晚先好好休息,明天夏侯大哥便传你剑法口诀和轻身功夫,司马大哥每天在「太白居」的约会便不要去了,小妹明天派人告诉霍姑娘,要初十晚上才能去霍家庄会她的。」

  司马宏红了脸道谢,安楚乔轻笑了一声,但美丽动人的双眼却很快便再现出那忧愁的神色。

  司马宏再一次看见这忧色,不禁追问道:「楚乔,我多次看到你眼神露出忧伤之色,是否有甚幺事情令你不如意?若果我可以帮上甚幺,你便告诉我好吗?」

  安楚乔幽幽地叹了口气,眼中忧伤之色更浓了,却不正面回答司马宏的问侯,祇是情深地看着司马宏,目中泛着泪光,说道:「司马大哥要答允楚乔,无论发生了甚幺事,司马大哥都要好好地活下去,好吗?」

  司马宏看得呆了,却不知该说甚幺。

  第二天起,司马宏便留在「怡红院」内最僻静的角落里勤练剑术,夏侯亮传给他「追风逐电剑」的口诀,并为他解说不明处,更授以一套「逍遥游」轻身功夫,正是他教安楚乔的那套身法。安楚乔每天都陪伴司马宏练剑,祇在华灯初上时到院里去稍作应酬,便再陪司马宏练剑。司马宏也真是努力不懈地练习,到了第五天的时侯,已勉强可接得住夏侯亮十多招,进步竟也是很快,夏侯亮也很是满意。

  到了初十那天午后,司马宏与安楚乔在后院试招,但见两人剑光飞舞游走,如电闪雷奔,安楚乔身影缥渺如绰约仙子,司马宏却见豪迈飘逸,同是那一套轻功身法,却是不同的观感,而且两人同时使出那套剑法身法,竟是相互配合,威力倍增。

  剑招使完,两人持剑收式,相视一笑,安楚乔目中倾慕之色一闪而过,司马宏却没有留意。

  忽听身后夏侯亮爽朗的笑声,双眼斜视安楚乔说道:「司马兄弟果然是块学武的好材料,祇在数日间便剑法进步神速,难怪」

  安楚乔红了脸娇声说道:「怎幺今天夏侯大哥这幺早便起来啊!」

  夏侯亮哈哈大笑,不再开她玩笑,说道:「难怪「公子」要我多加点拨呀!」

  司马宏躬身行礼,说道:「这要多得大哥悉力教导」

  夏侯亮哈哈笑道:「这还得要谢楚乔每天耐心陪你试剑啊!」

  司马宏也微笑道:「是,谢楚乔妹子」

  安楚乔红着脸,娇慎道:「我不理你们了。」

  夏侯亮说道:「昨天接到徐州飞鸽传来的消息,丐帮江苏分舵舵主史火龙一伙人共三十七人,一个也没逃得了。「公子」正连夜赶着回来,大概明天午后便可回到扬州城来。」脸上笑容忽敛,向司马宏道:「司马兄弟,今天晚上的约会你一定要去吗?」

  安楚乔的笑容也变成了忧色,但听司马宏道:「是的,小弟曾答应过绫儿去见她的爹爹,霍大侠名满天下,小弟倾慕已久」

  司马宏看见二人脸露忧色,问道:「夏侯大哥」

  安楚乔掉转脸面,不让司马宏看到她那已红了的双眼,和她那伤感的神色,慢慢走开。夏侯亮目光森然,缓缓道:「司马兄弟,你既然坚持要赴这约会,大哥也不好阻你,祇是你要记住大哥的话,千万不要告诉任何人关于你的身世,包括霍大侠和霍姑娘!你这就去吧,万事小心点,早点回来!」

  司马宏心下狐疑,望着安楚乔微微抽蓄的背影,和夏侯亮深意的目光。夏侯亮向安楚乔走了过去,挽起她的手便走了。司马宏呆了一会,便进房更衣,然后便从后门出去,朝着瘦西湖方向走去。

  一路上,司马宏都想着夏侯亮的话,和安楚乔的神情,直到了瘦西湖畔,已是斜阳西下,司马宏见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在斜阳下东张西望,却是霍绫。

  这时霍绫也见到了司马宏,叫了一声「司马大哥」,满脸笑容地向他跑过来。

  看见了心爱的人儿,司马宏也将烦恼事拋到九宵云外了。

  霍绫细声道:「我那天在「太白居」等你,忽然有个小乞丐来对我说,有人托他传话给我,说你这几天有要事在身,不能到「太白居」去,待得今天晚上才能来霍家。司马大哥,我我很想你!」

  司马宏笑道:「司马大哥现在不是到了吗?」

  霍绫问道:「司马大哥这几天去了那里啊?」

  司马宏轻抚霍绫秀发,柔声道:「司马大哥这几天在修练剑术,这是个很难得的机会。」

  霍绫抬头望着司马宏,关怀地问:「练成了吗?」

  司马宏微笑道:「要练成是谈何容易啊,祇是教大哥剑法的前辈高人要我心无旁骛地勤加练习。大哥今天见了霍大侠后,便须再闭关练功,否则大哥报仇的事便没希望了。」

  霍绫很是舍不得:「那你还要练多久,才能练得成功?」

  司马宏缓缓摇头,情深地望住霍绫说道:「我不知道,但我也是急得很」

  司马宏忽然想起夏侯亮的吩咐,不再多说他的事。

  虽然他早已认为不必向霍绫隐瞒。

  两人手挽手,看着斜阳渐渐西下,直至四周漆黑一片,司马宏拉住霍绫的手,慢慢走到霍家庄大门前,柔声说道:「好了,我们都该进去拜见霍大侠了,祇是大哥来得急,并没带来贺寿的礼物」

  大门后忽然传来了一阵笑声,一个相貌清濯的老者从院里快步走出,朗声笑说道:「少侠能拨冗光临,已是老夫的最佳礼物了!」

  霍绫低声叫了声「爹」,司马宏已认出那老者正是那天在「太白居」与霍绫聊天的老人,即是霍绫的爹爹,人称「南孟尝」的霍伯元霍大侠。

  司马宏上前向霍伯元跪了下去,叩头道:「晚辈司马宏拜见霍老前辈。」

  霍伯元呵呵笑道:「少侠不必客气了,请起来吧!」

  霍绫在旁笑容满脸,说道:「爹,客人都到了吗?」

  霍伯元抚须说道:「祇有十三爷姚捕头和丐帮的史舵主还没有来,但宋大人说姚大人到湖州公干去了,看来是赶不及回来了」——


 

 
分享到:
2开拖拉机的贝可
1开拖拉机的贝可
3大头鱼在雨天和晴天
2大头鱼在雨天和晴天
1大头鱼在雨天和晴天
3蔷薇别墅的老鼠
2蔷薇别墅的老鼠
1蔷薇别墅的老鼠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